首页 >> 大公司 >> 餐饮企业群起控诉,微利的美团真的很无辜吗?

餐饮企业群起控诉,微利的美团真的很无辜吗?

李惠琳 杨松 来源: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-06-04
美团高佣金的真正要害,不全在于优势地位,也有其效率上的无所作为。

这也说明,美团在外卖业务中分得的蛋糕比例在增大——尽管可能没有公众想象得大,在餐饮企业的危机时刻,这自然容易引起商家的反弹,与平台的关系更为紧张。

当然,疫情期间,美团外卖业务也受到不小冲击。在3月末,有美团高管公开表示,整个2月外卖订单量,比平常水平削减了一半。

外卖订单下降,也反映到了骑手端。位于陕西靖边的一位美团小哥告诉《21CBR》记者,目前维持在30-50单,较之前有所下降;另一位来自山西大同的美团小哥表示,所送单量40单左右,大体恢复到年前水平,但配送难度加大,“以前直接送家去,现在小区进不去,一直在外面等。”

在一个外卖骑手的QQ群里,记者看到,有外卖骑手吐槽,每天单量相较年前下降了20单,其有同事坦承,现在外卖不好做,已改行送快递。

然而,相比借助外卖求生的餐饮企业,美团有更强的承受能力,且恢复更快。据瑞信近期发布的报告,目前外卖需求已经恢复到疫情发生前75%的水平,这与QuestMobile的监测数据一致。

在官方声明中,美团称已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、4亿元商户补贴等举措,来帮助餐饮企业共度难关。显然,从接二连三的餐饮业公开信来看,这些措施杯水车薪,并没有解决企业的根本诉求。

美团也坦承,从长远来看,疫情亦使社会更加意识到,“服务行业在需求及供应端数字化的紧迫性及重要性。”

然而,美团同样有提升自己效能的责任,“每单利润不到2毛”的另一面,是其平台没有效率上的改进。

比如,2019年美团外卖订单量增长36%,全年达到87亿笔。理论上,美团能提高骑手配送效率,在保证其收入的前提下,把单位配送成本降下来,然而,2019年,其每笔外卖支付的配送成本为4.71元,比2018年的4.77元减少6分钱,只有约1%的改进。

美团在成本端几乎无所作为,这也意味着,最后都要转嫁给商户或用户,就一家标榜数字化的科技企业而言,这是其难堪之处。

确实,如美团声明所言,“唇齿相依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”。作为一个平台,其化解餐饮同行愤懑的唯一途径,只能去挣价值创造和效率提升的钱。

(文中“刘兴”为化名)


(编辑:陈晓平)
相关标签: 美团  
0
0
发表评论
loading...
相关文章

九色优选 | 跳跳猪 | 聚聚玩 | 有赚网 | 聚享游 | 快乐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