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悦读 > 正文

小站里的镜头

看过一张获奖摄影作品:山林苍翠,山花烂漫,一趟蒸汽机列车从山谷跑出。画面很美。

想起几十里外的小站,骑车,背着相机,去寻小站之景。

这是铁路线上一座普通小站。穿村庄,顺铁路沿线下沥青小路,一路蹬着单车。线外良田,绿油油着,远处水岸村郭,鹭鸟翻飞。

远远看见小站建筑,露出一角,几乎要被山里茂盛植被埋没。将车靠在站房外,背着相机,在小站站台上来回走着,四周望景。站房里的人们也在打量着我。小站安静,我像不速之客。站台上应是许久没有外人光顾了。想着在站职工每天上下班都离不开小站,四五张面孔彼此重复着,看来望去,再熟悉不过。

他们对我手上相机产生兴趣。“你喜欢摄影?”我微笑点头,坐在站台长木椅上,打量着站外那山林。

一列火车隆隆有声从山谷传来。我看见一位皮肤黝黑的铁路制服,在站台一角,持旗站立,迎送车经过。陡然平静不再,喧哗有声,小站似乎要躁动起来。车跑过节奏声响,随尾列从视线间消失,逐渐隐没。小站又恢复平静。

我跳下站台,穿过路轨,在后山林寻找合适角度,等着火车再次光顾。预想中场景始终不见。我想着放弃了。也许这次出行少了机缘。索性收了包,准备推车离去。

路过站房,在站台水池洗脸。一抬头,看见有间文化室,面积小,像是隔出来的。我忽然被正墙上一幅作品吸引了。朝日薄雾,蓝色山林里,粉红山花开,一列蒸汽列车穿林而出。这幅作品看着眼熟,想起来了,这不就是来之前,在网上看见的那幅获奖作品。再看文化室墙面,其余墙面几乎被大大小小的获奖作品占领。

太意外了。我急忙奔到站房窗口。想问个究竟。那几位铁路制服微笑着。问起那幅蒸汽机获奖作品,都指着黝黑者。原来他是位巡道工,在山里铁路线固定距离,每天都有巡道任务,来回在线上检查隐患。只不过他比别人多背台相机。文化室里,都是

他们的作品。在山里,摄影成为他们业余寂寞时光里良伴。

提起墙上获奖那些作品,他们淡淡一笑。“唯手熟尔”!话题敞亮,随举例聊起拍黄山,谁最出彩?未必全是摄影大师,而是常年工作厮守在山顶宾馆的服务生或大厨们。他们常年居其境,有着一颗平常心,遇见风云变幻,不惊不喜出得片来。只为快乐,不图名利。铁路制服们笑着说,咱们也是!

想起我们有时冠名采风。一列人浩浩荡荡,去景点饱按快门,只能算上到此一游,浮光掠影。有时时机需要等候的,作品是需要积累的,还需有颗平常心,不浮躁。时常,那些采风我们只是点卯般走个过场。身赴一地,我有感于凡人在艺术中的执着与坚持。

执着,在佛教中音译为阿波陀那,指对某种事物追求不舍。汉语中这般解释。(杨  钧)

[责任编辑:何娟]

版权声明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、"北方新报"、"内蒙古日报社"、"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电话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内蒙古

九色优选 | 跳跳猪 | 聚聚玩 | 有赚网 | 聚享游 | 快乐赚